通知公告

《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修訂的政策解讀

  《種子法》啟航,我國現代林木種苗事業面臨深層變革

  ——《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修訂的政策解讀

  權威解讀:國家林業局場圃總站

  2015年11月4日,我國現代種業制度框架再次得到全新構建。這一天,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修訂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以下簡稱《種子法》)。《種子法》于2016年1月1日正式實施,標志著我國林木種苗事業發展格局將面臨深刻調整,現代種業發展時代來臨。

  林木種苗是林業最基本的生產資料,是具有生命力的特殊商品,也是林業科技進步的重要體現。林木種苗的質量優劣、余缺不僅直接影響林木的品質和產量,也關系到造林質量和生態環境安全。林木種苗事業的健康發展,對維護農民利益、提高農業水平、促進農業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作為林業發展的基礎性法律,此次修訂的《種子法》反映了社會各界的呼聲,順應了新時期林木種苗乃至林業發展形勢,對促進生態文明建設,開創林業和林木種苗工作新局面,具有深遠意義。為全面深入宣傳貫徹和實施新《種子法》,國家林業局場圃總站和《中國綠色時報》特別策劃本期專題,重點解讀新《種子法》的部分條目以及重要內涵,為全面實施新《種子法》創造良好的輿論氛圍。

  突出管理機構法律地位

  有權有責

  新《種子法》第五十條規定:“農業、林業主管部門所屬的綜合執法機構或者委托的種子管理機構,可以開展種子執法相關工作。”依法監督檢查時可以采取“進入林木種苗生產經營場所進行現場檢查;對林木種苗進行取樣測試、試驗或者檢驗;查閱、復制有關合同、票據、賬簿、生產經營檔案及其他有關資料;查封、扣押有證據證明違法生產經營的種子,以及用于違法生產經營的工具、設備及運輸工具等;查封違法從事種子生產經營活動的場所。”

  這一規定,解決了長期以來我國林木種苗機構執法 “權責不匹配”和“有責無名分”的問題。

  我國現行的林木種子管理體制是林業行政主管部門主管林木種子工作。在實際運行中由各級林木種苗管理機構承擔林木種子的管理和執法工作,具體組織開展林木種質資源收集保存、林木良種選育推廣、林木種苗生產經營管理、林木種苗市場監督管理等各項事務。但由于缺少法律依據,因此行政執法和市場監管都受到一定限制。

  目前,全國上下已形成了一支獨立穩定并承擔著行政管理和執法職能的林木種苗管理隊伍。國家林業局設有林木種苗管理機構,全國各地林業主管部門內設了林木種苗管理機構1938個,占總行政區縣近70%。新《種子法》實施后,按新法規定,林業主管部門要盡快委托落實《種子法》賦予給各級林木種苗管理機構的各項職責,確保林木種苗行政執法不“缺位”、管理到位。

  各項扶持政策

  上升至法律層面

  新《種子法》為“扶持政策”單獨新增了一章七條,將近年來有關扶持林木種苗發展的政策措施上升為法律層面,進一步加大扶持力度。

  近些年來,國家對林木種苗的政策支持越來越多,但有些政策雖已實施,但卻沒有形成系統化、長期化的政策落實機制;還有些支持政策不明顯,長期無法保障。這次修訂,系統梳理了各項應有政策,并明確了政策支持范圍,為林木種苗長期穩定健康發展提供了法律保障。

  在財政政策方面,對品種選育、生產、示范推廣、種質資源保護、種子儲備以及制種大縣給予扶持;將先進適用的制采種機械納入農機具購置補貼范圍;在良種繁育基地建設方面,國家加強種業公益性基礎設施建設。

  在信貸扶持政策方面,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為林木種子生產經營和收儲提供信貸支持。

  在保險政策方面,支持保險機構開展林木種子生產保險。省級以上人民政府可以采取保險費補貼等措施,支持發展種業生產保險。

  在人才培養方面,支持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與種子企業開展人才合作,鼓勵科研院所及高等院校與種子企業開展育種科技人員交流,支持本單位的科技人員到種子企業從事育種成果轉化活動;鼓勵育種科研人才創新創業。

  國家加大對林木種苗事業的政策支持,是基于林木種苗地位和作用的日趨顯要。

  林木種苗在發展現代林業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從一定意義上講,林木種苗是一種戰略物資,關系到人類生存和生態安全。同時,林木種苗又是特殊的生產資料,其生產經營受自然因素的影響,風險性較大,這就需要給予更多的扶持和關注。長期以來特別是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對林木種苗事業的發展高度重視,2012年、2013年國務院辦公廳相繼出臺了《關于加強林木種苗工作的意見》和《關于深化種業體制改革提高創新能力的意見》,國家林業局、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和財政部聯合印發了《全國林木種苗發展規劃(2011-2020年)》。

  近年來政策支持力度加大。從2010年起,中央財政啟動了林木良種補貼試點工作,2013年林木良種補貼政策正式實施。補貼范圍包括良種繁育補貼和林木良種苗木培育。良種繁育補貼對象為國家重點林木良種基地和國家林木種質資源庫。林木良種苗木培育補貼主要用于對因使用良種,采用組織培養、輕型基質、無紡布和穴盤容器育苗、幼化處理等先進技術培育的良種苗木所增加的成本補貼。林木良種補貼資金及補貼范圍逐年增加。2010年-2015年共安排林木良種補貼資金22.82億元。林木良種補貼范圍從2010年的131處國家重點林木良種基地增加到226處;林木良種使用率從2000年初的21%提高到現在的60.8%。通過實施林木良種補貼政策和林木種苗基礎設施建設,林木種苗生產條件進一步改善,林木良種生產和使用水平進一步提高。

  在稅收方面,為了支持引進和推廣良種,從“十五”開始,我國對進口用于種植、培育及科學研究與試驗的種子(苗)免征進口環節增值稅。林木種苗每年免稅金額達到1億多元。對于從事林木種子苗木生產的單位和企業實行免征企業所得稅。根據《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八十六條的規定,對于從事林木的培育和種植的企業免征企業所得稅。

  在信貸方面,林木種苗生產單位可以申請林業貼息貸款。林業貼息貸款是中央財政貼息政策促進現代林業建設的一項重要財政政策,規定中央財政對各銀行(含農村信用社和小額貸款公司)發放的符合貼息條件的貸款給予貼息。據統計,2011年-2014年4月,中央財政對近350個新增林木種苗項目給予貼息貸款支持,期間累計新增貸款額17.76億元,累計貼息額近8695萬元。主要包括財政、信貸、保險、良種繁育基地建設等方面。

  新立種子儲備制度

  不懼大小年

  新《種子法》首次將林木種子儲備納入扶持范圍。

  第六條規定:“省級以上政府建立種子儲備制度,主要用于發生災害時的生產需要及余缺調劑,保障農業和林業生產安全。對儲備的種子應當定期檢驗和更新。種子儲備的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

  第六十三條規定:“國家加大對種業發展的支持。對品種選育、生產、示范推廣、種質資源保護、種子儲備以及制種大縣給予扶持。”明確省級以上政府要建立林木種子儲備制度,主要用于發生災害時的林業生產需要及余缺調劑,保障林業生產安全。對此,將抓緊制定林木種子儲備管理辦法,明確目標、責任和監管措施,盡快建立林木種子貯備制度。

  目前,全國共有省級常溫種子儲備庫34座、省級低溫種子儲備庫24座、地市級種子儲備庫144座、縣級種子儲備庫122座。我國年用種量為1500萬公斤左右。但我國每年種子儲備能力卻只有近500萬公斤。林木種子的生物學特性決定林木種子的生產有大小年現象,一些樹種豐產一年需要幾年,甚至十幾年后才能豐產,林木種子生產平年或者歉年的質量飽滿度、發芽率都很難達到較高水平。林木種子生產制約因素較多,受氣候、自然災害、人為干擾等方面的影響很大。2008年南方雨雪冰凍災害,造林所需林木種苗嚴重不足,出現了四處調種、大量進口林木種子的情況,還導致種子價格攀升。因此,建立種子儲備制度,給予政策扶持是利于林木種苗業穩步發展的重要舉措。

  減少行政審批

  激發市場活力

  最大限度地簡化政府的行政審批,是新《種子法》的一大亮點。在保障國家生態安全和保護林農利益的前提下,簡化審批內容,可以有效地激發市場活力。

  新《種子法》有關簡化行政審批的內容有六項。

  一是明確將林木種苗生產許可證和經營許可證兩項許可合并為林木種苗生產經營許可證,減少一項行政審批;取消了申請林木種苗生產經營許可證時對資金的要求。二是明確取消林木種苗質量檢驗員的資質考核要求。三是明確取消市、州一級林木品種審定權。四是明確取消申領許可證作為申領營業執照的前置審批項目。林木種苗生產經營者申請許可證由原來的先取得許可證再辦理營業執照,改為先辦理營業執照后再申請領取許可證。五是明確對選育生產經營相結合的企業,其林木種苗生產經營許可證審批權由國務院林業主管部門下放到省一級林業主管部門;為減輕企業負擔,規定其許可證的有效區域為全國。六是明確屬于同一適宜生態區的地域引種林木良種的,由要經過引種所在的省級林業主管部門同意修改為備案。

  林木種質資源保護

  新增行政審批

  新《種子法》第十條規定:“占用林木種質資源庫、種質資源保護區或者種質資源保護地的,需經原設立機關同意。”

  第十一條規定:“國家對種質資源享有主權,任何單位和個人向境外提供種質資源,或者與境外機構、個人開展合作研究利用種質資源的,應當向省(區、市)政府林業主管部門提出申請,并提交國家共享惠益的方案;受理申請的林業主管部門經審核,報國務院農業、林業主管部門批準。”

  新《種子法》新增的這兩項行政審批,目的是加強對林木種質資源的保護和有序開發利用。

  林木種質資源是國家的重要資源,是選育林木品種的基礎材料,保護和利用好林木種質資源事關國家利益和林木種苗發展水平。我國依托自然保護區建設,不斷加大對林木種質資源原生境保護力度。截至2014年,全國共建立自然保護區2729個、面積22.05億畝,約占國土面積的14.8%,建立森林公園3101處、面積2.67億畝,對近300萬株珍稀古樹名木進行掛牌保護,有效推動了優良樹種的原地保存。同時,全國通過建立31個省級示范基地、622個良種基地和617個采種基地,開展林木種質資源的收集保存工作,還新建13個國家級林木種質資源專項保存庫和22個綜合保存庫,保存樹種2000多種,收集保存林木種質資源5萬余份。利用林木種質資源,我國已開展100多個樹種的品種選育工作,選育出的杉木、馬尾松、楊樹、油茶等優良林木品種廣泛用于生產,為提高林地生產力和林農收入發揮了重要作用。

  由于我國需要保護的種質資源種類多、地域廣、范圍大、生存條件復雜,保護和利用難度較大。加之社會對林木種質資源重要性的認識不足,缺乏資金保障,致使林木種質資源流失嚴重,形勢十分嚴峻。

  對此,需要高度重視4個方面問題。第一,各地應加大對林木種質資源收集保存和開發利用工作,抓緊開展當地林木種質資源普查、收集、整理、鑒定、登記、保存、交流和利用,定期公布可供利用的林木種質資源目錄。第二,根據需要,建立林木種質資源庫、種質資源保護區或者種質資源保護地,有效防止林木種質資源流失。第三,編制并組織實施林木種質資源保護與利用中長期發展規劃,增強林木種質資源保護和利用的系統性和指導性。建立和完善長期穩定持續的財政資金投入保障機制,支持種質資源的保護和研究等基礎性、公益性工作。第四,加快探索建立林木種質資源獲取與惠益分享機制,鼓勵和調動全社會對種質資源的收集、保存、保護和創新的積極性。

  林木品種選育創新

  鼓勵支持

  新《種子法》第十二條規定:“國家支持科研院所及高等院校重點開展育種的基礎性、前沿性和應用技術研究,以及常規作物、主要造林樹種育種和無性繁殖材料選育等公益性研究。國家鼓勵種子企業充分利用公益性研究成果,培育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優良品種;鼓勵種子企業與科研院所及高等院校構建技術研發平臺,建立以市場為導向、資本為紐帶、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產學研相結合的種業技術創新體系。國家加強種業科技創新能力建設,促進種業科技成果轉化,維護種業科技人員的合法權益。”

  第十三條規定:“由財政資金支持形成的育種發明專利權和植物新品種權,除涉及國家安全、國家利益和重大社會公共利益的外,授權項目承擔者依法取得。由財政資金支持為主形成的育種成果的轉讓、許可等應當依法公開進行,禁止私自交易。”

  這些規定認真貫徹了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精神,對種業創新進行了完善,著力解決我國目前存在的林木育種人力、財力投入不足,品種選育集成度低,原始創新能力弱,產學研分割、育繁推脫節等問題。建立基礎性、前沿性、公益性育種與商業性育種相結合,優勢互補的種業科技創新體系,是這次《種子法》修訂的重要內容。這些規定主要立足于調動科研院所及高等院校從事基礎性、前沿性等公益性研究的積極性;調動具備條件的種子企業從事育種創新的積極性。從兩個交匯平臺激發積極性:一是“育繁推一體化”平臺,鼓勵種子企業與優勢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合作,實現產學研結合;二是共建合作研發平臺,把企業的資金、管理、成果整合快的優勢與科研院所人才密集、科研資源豐富的優勢結合起來,揚長避短,以市場為導向,利益分享、風險分擔。

  品種審定

  需測試可追溯可退出

  新《種子法》增加了林木品種審定需要提交三性測試結果。第十五條規定:“申請審定的品種應當符合特異性、一致性、穩定性要求。”要求林木品種審定委員會依法建立檔案,對審定通過的林木品種依法公布相關信息。

  第十六條規定:“品種審定委員會承擔主要林木品種的審定工作,建立包括申請文件、品種審定試驗數據、種子樣品、審定意見和審定結論等內容的審定檔案,保證可追溯。在審定通過的林木品種依法公布的相關信息中應當包括審定意見情況,接受監督。品種審定實行回避制度。品種審定委員會委員、工作人員及相關測試、試驗人員應當忠于職守,公正廉潔。對單位和個人舉報或者監督檢查發現的上述人員的違法行為,省級以上政府農業、林業主管部門和有關機關應當及時依法處理。”

  建立林木品種退出機制。第二十二條規定:“審定通過的林木良種出現不可克服的嚴重缺陷等情形不宜繼續推廣、銷售的,經原審定委員會審核確認后,撤銷審定,由原公告部門發布公告,停止推廣、銷售。”

  原《種子法》實施以來,各級林業主管部門認真貫徹落實林木品種審定制度。2003年,國家林業局發布了《主要林木品種審定辦法》,公布了128種主要林木實行國家和省兩級審定,省級林業主管部門還可以確定其他8種以下的主要林木實行省級審定。截至2014年,全國共審(認)定林木良種5987個(其中審定4459個),其中國家級審(認)定良種379個。

  當前,林木品種審定存在以下3個方面問題:一是審定機制不完善。申請審定的林木品種沒有明確提出其符合特異性、一致性和穩定性要求,導致有的育種者為了多報育種科研成果,或者為了假冒他人成果,將同一個品種,改變名稱后在多地申請審定,出現一品多名,侵犯品種選育者合法權益的現象。二是在品種審定工作中,還存在各地審定標準不統一,審定標準與市場需求脫節,審定的公平性、透明性與合理性等方面不夠規范,個別試驗數據不真實,未建立審定檔案等問題。三是品種退出機制有待進一步明確。長期以來,一些通過審定的林木品種,在使用過程中隨著時間的推移出現不可克服的嚴重缺陷,不宜繼續推廣、銷售。但由于缺乏明確的退出機制,部分已不適宜推廣的品種仍在大量銷售。

  這次《種子法》修改很好地解決了上述問題。對此,各地在林木品種審定工作中,要規范審定程序,申請林木品種審定的人員要提交該品種的特異性、一致性和穩定性測試結果;審定委員會要建立審定檔案,保證可追溯,對審定通過的品種包括審定意見,都要接受社會監督;對實行選育生產經營相結合,并符合國家林業局規定條件的林木種苗企業,設立林木品種審定“綠色通道”,對其自主研發的主要林木品種可以按照審定辦法自行完成試驗,達到審定標準的,林木品種審定委員會應當頒發審定證書;經審定的林木品種出現不可克服的嚴重缺陷不宜繼續經營推廣的,依法依規予以撤銷審定,向社會發布公告,停止經營推廣,逐步建立林木品種退出機制。

  生產經營許可制度

  繼續強化

  新《種子法》進一步明確了林木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發放層級。第三十一條規定:“從事種子進出口業務的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由省(區、市)政府農業、林業主管部門審核,國務院農業、林業主管部門核發。從事主要農作物雜交種子及其親本種子、林木良種種子的生產經營以及實行選育生產經營相結合,符合國務院農業、林業主管部門規定條件的種子企業的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由生產經營者所在地縣級政府農業、林業主管部門審核,省(區、市)政府農業、林業主管部門核發。前兩款規定以外的其他種子的生產經營許可證,由生產經營者所在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農業、林業主管部門核發。”

  申領林木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的條件得到簡化。第三十二條規定:“申請取得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的,應當具有與種子生產經營相適應的生產經營設施、設備及專業技術人員,以及法規和國務院農業、林業主管部門規定的其他條件。從事種子生產的,還應當同時具有繁殖種子的隔離和培育條件,具有無檢疫性有害生物的種子生產地點或者縣級以上政府林業主管部門確定的采種林。申請領取具有植物新品種權的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的,應當征得植物新品種權所有人的書面同意。”

  調整了林木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載明的事項。第三十三條規定:“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應當載明生產經營者名稱、地址、法定代表人、生產種子的品種、地點和種子經營的范圍、有效期限、有效區域等事項。前款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自變更之日起30日內,向原核發許可證機關申請變更登記。”

  明確不需辦理許可證的兩種情形。第三十一條規定:“只從事非主要農作物種子和非主要林木種子生產的,不需要辦理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第三十七條規定:“農民個人自繁自用的常規種子有剩余的,可以在當地集貿市場上出售、串換,不需要辦理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

  新《種子法》還明確不需要辦理許可證但要到當地林業主管部門備案的三種情形:林木種子生產經營者在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載明的有效區域設立分支機構的,專門經營不再分裝的包裝種子的,或者受具有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的種子生產經營者以書面委托生產、代銷其種子的,不需要辦理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但應當向當地林業主管部門備案。

  種子采集

  禁止搶采掠青行為發生

  新《種子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在林木種子生產基地內采集種子的,由種子生產基地的經營者組織進行,采集種子應當按照國家有關標準進行。禁止搶采掠青、損壞母樹,禁止在劣質林內、劣質母樹上采集種子。”

  政策透出3項要求:一是采集林木種子生產基地內的種子的,由林木種子生產基地的經營者組織進行。林木種子生產基地是指按照林業發展規劃、由各級政府投資建立的林木良種基地、采種基地和苗圃,承擔著林業建設用種用苗生產任務。長期以來,確有部分群眾法律意識淡薄,不顧林木種子生產基地經營者的反對和制止,隨意進入林木種子生產基地任意采集其生產的林木種子,嚴重地干擾了林木種子生產的秩序,侵犯了林木種子生產基地經營者的合法權益,也影響了國家林業生產的正常用種需要。《種子法》明確在林木種子生產基地內采集種子的,由種子生產基地的經營者組織進行,即其他人不能隨意干涉或者進入隨意采集。二是采集林木種子應當遵守國家有關標準。林木種子的采集時間和采集技術是保證林木種子質量的重要方面。當前,少數群眾為了片面追求經濟利益,不顧林木種子是否成熟,漫山遍野采集林木種子,造成林木種子質量下降。為了解決這一問題,《種子法》明確規定采集種子應當按照國家有關標準進行。三是禁止搶采掠青、損壞母樹和禁止采集劣質的林木種子。不同樹種有不同的成熟期,因此,采集的時間也不相同,過早采摘必將會造成林木種子質量下降,破壞母樹必將影響林木種子的質量和產量,劣質林和劣質母樹的遺傳品質和播種品質低,為此,《種子法》對林木種子采集做了上述禁止性規定。

  使用良種扶持

  違規使用處罰

  新《種子法》第四十五條規定:“國家對推廣使用林木良種造林給以扶持。國家投資或者國家投資為主的造林項目和國有林業單位造林,應當根據林業行政主管部門制定的計劃使用林木良種。”

  林木良種是指通過國家級或省級林木品種審定委員會審(認)定的林木種子,即在一定的區域內,其產量、適應性、抗性等方面明顯優于當前主栽材料的繁殖材料和種植材料。目前全國共審(認)定林木良種5987個,其中國家級審(認)定良種379個。大量實例證明,使用林木良種的增益一般在10%-30%,所以推廣使用林木良種,對提高林木單位面積的產出率、緩解木材供需矛盾、保護生態環境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一規定即明確了國家對推廣使用林木良種造林給以扶持,同時強調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應當根據本地的林木良種的種類、數量等實際情況制定林木良種使用計劃,對國家投資或者國家投資為主的造林項目和國有林業單位造林必須按照計劃使用林木良種。對未根據林業主管部門制定的計劃使用林木良種的,由同級政府林業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整改;逾期未整改的,處3000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這一規定補充了原《種子法》缺少不按計劃使用林木良種處罰的規定。

  種子收購

  未批準禁止和限制收購

  新《種子法》第三十九條規定:“未經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的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不得收購珍貴樹木種子和本級人民政府規定限制收購的林木種子。”

  這一規定的出發點是:林木種子的種類很多,但各類林木種子的數量、采摘和保存方法各不相同。珍貴樹木種子是指國家重點保護植物中的林木種子,包括由省級以上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或者其他部門確定的具有重大歷史紀念意義、科學研究價值或者年代久遠的古樹名木的林木種子,國家禁止、限制出口的珍貴樹木以及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珍稀瀕危保護植物目錄》的樹木種子。禁止收購珍貴樹木種子的目的主要是為了保護我國珍貴樹木的種質資源,防止因收購珍貴樹木種子造成珍貴樹木的種質資源非法流失。但為保護珍貴樹木的種質資源和繁殖的需要等特殊原因,經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的單位,可以按照批準的數量、地點和種類收購珍貴樹木種子,并接受監督管理。同時,林木種子的主要用途是繁殖林木,但也有部分林木種子除了具有繁殖的用途以外,還有食用、榨油、工業或者化學等用途。因此規定因特殊需要,必須收購省(區、市)政府限制收購的林木種子的,應當依法經省(區、市)政府的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批準。

  政策完善

  強化標簽和檔案管理

  新《種子法》強化了標簽使用和管理。第四十一條規定,“銷售的種子應當符合國家或者行業標準,附有標簽和使用說明。標簽和使用說明標注的內容應當與銷售的種子相符。種子生產經營者對標注內容的真實性和種子質量負責。標簽應當標注種子類別、品種名稱、品種審定或者登記編號、品種適宜種植區域及季節、生產經營者及注冊地、質量指標、檢疫證明編號、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編號和信息代碼等。銷售授權品種種子的,應當標注品種權號;銷售進口種子的,應當附有進口審批文號和中文標簽;銷售轉基因植物品種種子的,必須用明顯的文字標注,并應當提示使用時的安全控制措施。種子生產經營者應當遵守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誠實守信,向種子使用者提供種子生產者信息、種子的主要性狀、主要栽培措施、適應性等使用條件的說明、風險提示與有關咨詢服務,不得作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宣傳。”

  新《種子法》首次規定,沒有標簽的種子視為假種子。對銷售假種子的加大了處罰力度。第七十五條規定:“生產經營假種子的,由縣級以上政府農業、林業主管部門責令停止生產經營,沒收違法所得和種子,吊銷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違法生產經營的貨值金額不足1萬元的,并處1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款;貨值金額1萬元以上的,并處貨值金額10倍以上20倍以下罰款。因生產經營假種子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種子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法定代表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五年內不得擔任種子企業的法定代表人、高級管理人員。”新《種子法》規定:“種子生產經營者應當建立和保存包括種子來源、產地、數量、質量、銷售去向、銷售日期和有關責任人員等內容的生產經營檔案,保證可追溯。”同時加大了對不按規定建立和保存檔案的處罰力度,對未按規定建立、保存種子生產經營檔案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林業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2000元以上2萬元以下罰款。

  設立林木種子標簽制度的目的是為了保證銷售的林木種子的質量和妥善保管、使用林木種子,保證可追溯。銷售的林木種子每一個包裝應該至少匹配一個標簽;標簽的給予數量可以按照購買者和使用者的需要增加,以適應用種、造林檔案管理的需要和發現問題時的責任追究。

  強化質量監管

  規范林木種子生產經營

  新《種子法》將原法“種子質量”“種子行政管理”合并為“種子監督管理”一章。高度強化林木種苗的質量監管工作。

  授權國務院林業主管部門制定林木種子質量管理辦法、行業標準和檢驗方法。新《種子法》第四十七條規定:“農業、林業主管部門應當加強對種子質量的監督檢查。種子質量管理辦法、行業標準和檢驗方法,由國務院農業、林業主管部門制定。”

  第二條、第四十八條規定種子質量檢驗機構應當配備種子檢驗員。種子檢驗員應當具有中專以上有關專業學歷,具備相應的種子檢驗技術能力和水平。這一規定取消了原來《種子法》檢驗員要經過省級林業主管部門考核的行政審批規定。

  第三條、第五十一條規定林木種子生產經營者依法自愿成立種子行業協會,加強行業自律管理,維護成員合法權益,為成員和行業發展提供信息交流、技術培訓、信用建設、市場營銷和咨詢等服務。

  第四條、第五十二條規定林木種子生產經營者可自愿向具有資質的認證機構申請種子質量認證。經認證合格的,可以在包裝上使用認證標識。新《種子法》規定的種子認證實行自愿原則,種子生產經營者可自愿向具有資質的認證機構申請,通過質量認證的種子,種子質量的可信度更高,更好地為林農服務。

  第五十四條規定,“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種子生產基地從事檢疫性有害生物接種試驗。植物及其產品要依法實施檢疫,是因為在自然界中植物病、蟲、雜草以及其他有害生物的原生地有一定的地區性。它們中許多種類,包括某些危險性病蟲害可以隨人、調運植物及其產品而傳播蔓延”。這些病蟲害傳入新地區后能生存、繁衍,對人類和生態安全造成危害,甚至往往因新地區的氣候環境條件適應而迅速蔓延,造成嚴重危害,給人類帶來巨大損害。”

  第五十六條規定“省級以上政府林業主管部門應當在統一的政府信息發布平臺上發布品種審定、種子生產經營許可、監督管理等信息。”

  第七條、第四十九條明確了假種子和劣種子的范圍。假種子包括以非種子冒充種子或者以此種品種種子冒充其他品種種子的;種子種類、品種與標簽標注的內容不符或者沒有標簽的。劣種子包括質量低于國家規定標準的;質量低于標簽標注指標的;帶有國家規定的檢疫性有害生物的。林木種子質量直接關系到造林的成效,質量的好壞影響不是一年幾年,而是一代幾代。因此,本法明確規定了禁止生產、經營假、劣林木種子。目的就是從源頭和流通領域把關,從根本上杜絕假、劣種子的生產、經營,維護林木種苗使用者的合法權益,提高營造林質量和生態建設質量。

  當前廣大林農因林木種子質量問題遭受損失和受假冒偽劣種子坑害時,往往找不到責任人,無法或難以得到賠償,有的得到賠償也往往只是購種價款,與農民遭受的實際損失相差甚遠。為了使廣大農民可以得到合理的賠償,新《種子法》第四十六條規定“林木種子使用者因種子質量問題或者因種子的標簽和使用說明標注的內容不真實,遭受損失的,林木種子使用者可以向出售種子的經營者要求賠償,也可以向林木種子生產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要求賠償。賠償額包括購種價款、可得利益損失和其他損失。屬于種子生產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責任的,出售種子的經營者賠償后,有權向種子生產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追償;屬于出售種子的經營者責任的,種子生產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賠償后,有權向出售種子的經營者追償。”

  強化法律責任

  違規將受到懲罰

  新《種子法》結合各項制度設計和要求,新增和完善了一系列處罰規定。

  一是增加了對侵犯植物新品種權、植物新品種申請權和植物新品種權權屬糾紛救濟途徑的3項規定。

  二是增加了對22種種子違法行為的行政處罰措施,主要包括:林業主管部門不依法作出行政許可決定,發現違法行為或者接到對違法行為的舉報不予查處,或者有其他未依法履行職責的行為;品種審定委員會委員和工作人員不依法履行職責,弄虛作假、徇私舞弊行為;品種測試、試驗和種子質量檢驗機構偽造測試、試驗、檢驗數據行為;植物新品種侵權行為;假冒授權品種行為;以欺騙、賄賂等不正當手段取得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行為;未經許可進出口種子行為;將從境外引進林木種子進行引種試驗的收獲物在境內銷售行為;進出口假、劣種子或者屬于國家規定不得進出口種子的行為;銷售種子沒有使用說明的行為;未按規定建立種子生產經營檔案行為;專門經營不再分裝的包裝種子或者受委托生產、代銷種子,未按規定備案行為;侵占、破壞種質資源行為;未經審核批準與境外機構、個人開展合作研究利用種質資源行為;經營推廣已公告退出種子行為;推廣應當登記未經登記的農作物品種或者以登記品種的名義進行銷售行為;推廣已撤銷登記的農作物品種,或者以登記品種的名義進行銷售行為;實行選育生產經營相結合,符合國務院林業主管部門規定條件的種子企業試驗數據造假行為;未根據林業主管部門制定的計劃使用林木良種行為;在種子生產基地進行檢疫性有害生物接種試驗行為;種子生產經營者拒絕、阻撓執法機構依法實施監督檢查的行為;私自交易由財政資金支持形成的育種成果行為。

  三是加大了對原種子法10種違法行為的行政處罰力度,主要包括:生產經營假種子;生產經營劣種子;違反種子生產經營許可管理規定;將為境外制種的種子或者從境外引進林木種子進行引種試驗的收獲物作為種子在境內銷售;違反種子包裝和標簽管理規定或者種子生產經營者在異地設立分支機構未按規定備案;私自采集或者采伐國家重點保護的天然種質資源;向境外提供或者從境外引進種質資源;推廣、銷售應當審定未審定種子;搶采掠青、損壞母樹或者在劣質林內、劣質母樹上采種;違法收購珍貴樹木種子或者限制收購的林木種子等。

  四是提高法律的震懾力,規定上述違法行為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五是規定了行業禁入。主要包括:品種審定委員會委員和工作人員自處分決定作出之日起5年內不得從事品種審定工作;因生產經營假、劣種子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種子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法定代表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5年內不得擔任種子企業的法定代表人、高級管理人員;被吊銷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的單位,其法定代表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自處罰決定作出之日起5年內不得擔任種子企業的法定代表人、高級管理人員。

  新《種子法》啟航,在新法制度的呵護下,我國林木種苗事業必將走向快速發展的軌道,現代種業正步入新的發展階段。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許昌花卉協會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58
聯系地址:河南省許昌市威武大道
北京赛车四码全天计划 广宗县| 崇阳县| 银川市| 苏州市| 射阳县| 德兴市| 江阴市| 连云港市| 枣庄市| 彰化市| 慈溪市| 仲巴县| 钟祥市| 沅江市| 诸暨市| 平乐县| 两当县| 昌邑市| 江北区| 嵊州市| 麻城市| 区。| 汝南县| 凌云县| 明光市| 德庆县| 安吉县| 余庆县| 江永县| 临泽县| 米易县| 登封市| 义马市| 会理县| 正阳县| 陵水| 泰州市| 滨州市|